欧洲盘口

新竹真是个好地方
连海边也很棒唷




:成熟女人味

现代社会,
他们杀一隻海豹,把牠的血倒进一个水桶裡,用一把两刃的匕首插在血液中央,因为气温太低,海豹血立即凝固,匕首就结在血中间,像一个超大型的冰棒,之后把冰棒倒出来,丢在雪原上就可以了。血腥味,此时牠一定闻到爱斯基摩人丢在雪地上的冰棒,于是迅速赶来觅食,开始舔起血冰棒,舔著舔著,舌头渐渐麻痺,但是还是不愿意放弃这样的美食,忽然血的味道变好了─那是更新鲜的血,温热的, 于是牠越舔越起劲──原来那是牠自己的血──

事实是:牠舔到一个程度,已经舔到冰棒的中央部分,匕首画破了牠 的舌头,血冒出来,但是牠的舌头早已麻木,所以没有感觉,但是牠的鼻子还很敏 感,知道新鲜的血来了,加紧舔食的结果就是,舌头伤的更深,血更多流失,通通吞下去 自己的喉咙裡。他更胜过我,量,系出身,但却是个对电影颇有研究的影评人。 我想要送印章给外国朋友
刻他们的中文名字做纪念
请问哪裡有手工印章店?
而且还要有漂亮的包装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