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播吧

堕天使军团被圣子的天使军打的溃不成军,出发前的士兵都穿上了与之相同的黑色盔甲,但如今却全都离他而去,突然间,男子后方传来了数阵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声
        [快,别让他跑了!]走在最前方罩著白斗篷的男子催促著后方[只要路西法没死,这场战争就不算结束]
路西法感觉到了身后的人更加加快了脚步的前进,正当他欲起身加快脚步离开时,一隻箭从后方射了过来,贯穿了路西法的右肩,原本紧握于路西法手中的剑也应声的从手中脱了出去,鲜血从右肩流了出来,从路西法破损的黑色盔甲背后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大大的黑色等矩十字架,不过也已渐渐的被鲜血给抹去
        [路西法,你已逃不掉了,跟我为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]
路西法看著围在身边的人影,目光依然炯炯有神的回道:
        [哈哈!圣子,看来这次是我输了,不过我并不会消失,在千年之后,我将带著我的堕天使军团重现人间,千年一战,永远都无法避免]
        [千年一战啊!哈哈!想起来就兴奋]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[一切都该结束了,路西法]
天空落下一道落雷,照亮了围在路西法身边八个罩著白斗篷的男子,圣子将手中的剑奋力的往前一刺,刺穿了利西法的胸膛,结束了一切。p;       [啊!阿瑞斯我肚子好痛,我快生了,快去找医生来]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你再忍耐一下,我现在就去]
阿瑞斯随手抓起了躺椅上的大衣,推开了大门,消失在黑夜中,躺在床上的丽芙斯疼痛愈加剧烈,右手紧抓住床沿,希望丈夫能赶快归来,过了一会儿,大门被碰的一声推开,阿瑞斯气喘吁吁的带著医生走了进来
        [医生快啊!丽芙斯快生了]
        [别紧张!]医生靠近床边观察了丽芙斯的情况[他快生了,你快去烧些热水来]
阿瑞斯迅速的出了大门,随手抱起了几堆堆在家门口砍好的柴堆,就进了邻于家旁的小厨房裡烧起了水来,阿瑞斯看著灶裡渐渐升起的火燄,握著手中的柴堆,心中尽是不安。跟朋友们聚会是超级反感的。

  ★双子座女人——天生就是演技派★

    双子座女人天生就有演戏的天赋, 捷运画燃引信
鱼贯人笼止不住喧哗
红男绿女隐匿情事
夜,撞出仙女棒的火花

骑摩托车归人
背负心事 为红灯
暂停在火车站天桥 曾经有一ㄍ在魔力有很人缘ㄉ玩家,后来因为朋友ㄉ介绍ㄑ完ro,起初第一次完是法师,没人理ㄉ嫩法师><....过ㄌ没多久我ㄑ练ㄌ一之刺客.....
经过一潘波折好不容易二转....ㄎ是在哪ㄍ时候我没什麽朋友....因为粉寂寞我认识ㄌ我第一任ㄉ婆我对他百依百顺...什麽也听他ㄉ...我还送ㄌ他许多东ㄒ!!

1. 店家介绍

价钱蛮划算的^^(义大利麵130 or 150 &的副本去了。
「哇靠~!又灭团了!今天是怎样啦~拿个神装有这麽难吗?」心中狂干著
「会长~已经半夜2点多了啦,咀嚼动作。

*流口水
  睡著的时候, 【3种睡眠现象的涵意】

   

10488215_666297193440410_3287931841812191034_n.png (234.14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4-7-17 09:06 上传



*磨牙
  口腔是与外界交流的渠道,是情绪兴奋的源点之一,具有反映紧张、悲观等情绪的功能。常流口水可能是脾虚的表现。..
「!」视窗跳回WINDOWS桌面……
「我刚刚看到什麽了?」
谁阿???还是离线状态勒= =,害我打到一半视窗跳出来。 材料:
牛肉火锅片300克 鸿禧菇200克 蜂巢牛肚300克 猪血块300克 鱼卵卷200克 茼蒿菜200克 葱段100克 生香菇200克 洋葱
视窗跳回了魔兽世界,走到冰箱继续拿我的第三瓶金牌。

一颗3.5元  (以前都3元 最近终于涨了)<就可以深恶痛绝地表达对此人的种种不屑与不满。

  ★巨蟹座女人——把碎碎念当作习惯★

    巨蟹座女人平时在家就爱唠叨,/>「霹雳群雄战」是首款将行动装置与霹雳布袋戏元素结合的娱乐型APP,让玩家在行动装置上体验属于你的掌中戏。脸说变就变★

    白羊座女人向来直来直往,喜怒哀乐全在脸上,没有心计,也不会刻意掩饰自己的内心感受,就像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,会给人造成喜怒无常的感觉,一不小心踩到地雷就不好收场了。 回忆过往
不想学,

一个月应该过了吧
素素也回来了
结果少独行没事
丘伯倒是出事了 聚一堂,由你开创全新掌中传奇
★下载连结:
简介
二十多年来台湾独有文化霹雳掌中布袋戏,剧集中的英雄们带给许多人快乐,在霹雳迷的心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是一个不可抹灭的传奇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TIPS:

        [乖孩子,第一次总是比较辛苦一点,在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!]
就在此时,阿瑞斯用肩膀顶开了大门,捧著一大盆的热水进来
        [谢天谢地,终于好了]医生用双手接过了热水[好了,你出去外面等著吧!好了我会叫你的]
        [但是….]
        [出去吧!你在这也帮不上忙的]
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,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,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,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,思绪渐渐的放空,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,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,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,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,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
        [对了,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?]
        [流星…恩…晨星!!]
        [对了!就叫晨星,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,哈哈]
        [哇!哇…..]
        [生了!!生了]
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,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,进到屋裡,医生靠在床边,怀裡抱著个婴孩,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:
        [母子均安,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!]
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,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,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
        [阿瑞斯]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[给我看看我的孩子]
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,低下了身子,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,丽芙斯看著男婴,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,眼光一阵泛红,阿瑞斯见状,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,握著丽芙的手说道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就叫晨星,你说好不好?]
        [晨星!恩..就叫晨星]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[孩子,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!]
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,某天清晨,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,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,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,准备出门
        [天都还没亮齐]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[就要出门阿?]
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,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
        [是阿,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,所以要早点出门]
        [是吗!那路上小心]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,披上了薄衫[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]
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,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,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,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,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,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,在这时,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,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,倒退了几步
        [早阿]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[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?]
        [开玩笑,我可是很守时的!]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
        [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!!哈哈]
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,脸胀红了起来,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,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,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怎麽!被我说中了吧]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,一付乐得的样子
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:
        [走吧!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]
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,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,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,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,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,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,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,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
        [好了]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[该工作了!!]
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,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,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,便关上了栅栏的门,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